首页 > 正文
南京治癫痫病国家给救助基金,南京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啊,浙江哪位中医擅长治疗癫痫

浙江治癫痫的主要有哪些医院,杭州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癫疯,南京哪里治癫痫病比较好,浙江著名的医院癫痫专病,江苏治疗癫痫排名前十医院,江西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,江苏治疗老年人癫痫病费用,江苏治好癫痫病要花多少钱,上海治疗癫痫的中药有哪些,浙江有专家的医院癫痫专病

  原标题:乘客病情危急,浙江一医生“迫降”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

  据浙江新闻客户端10月16日报道:国庆节,浙医二院的一名医生“迫降”了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。原来,这位医生曾收治的一个有肾脏功能问题的患者在飞行途中犯病,手脚发麻、无力,4次拉肚子……而飞机行程还有4-5个小时。远在家中的医生与机务人员多次电话沟通,最终飞机就近迫降到了莫斯科,病人获得及时治疗。

  

  10月1日晚7点半,我正在家中享受难得的休息日,手机里突然跳出了一则语音通话。

  第一次语音请求后,随即发了一个文字消息“救命!紧急情况!”,我赶忙抓起手机,接通第二次语音请求。

  电话那头是一个刚刚出院的病人家属:“童医生,我们现在正在去欧洲的飞机上,许诺(化名)说又开始了手脚发麻、无力的症状,刚刚拉了4次,后来直接晕倒了!”

  “现在人醒过来了,但情绪很激动,说呼吸没力气,胸闷,刚刚有点低烧,已经把那包枸橼酸钾泡了500ml,喝了250ml。”

  想来,今年35岁的许诺,是我从急诊收治入院的。那天她躺在抢救室,低钾。

  经过检查,最终诊断她为风湿免疫系统疾病,干燥综合征,肾小管酸中毒。

  简单说就是因为风湿免疫系统出了问题,肾脏的平衡功能受到了影响。

  人体是一个稳定的系统,酸碱度、电解质和水份在一定的范围内保持稳定。肾脏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器官,许诺就是从尿液大量丢失钾、磷、尿酸、氢离子等,所以她呈现一个酸中毒、低钾、低磷、低尿酸、轻度尿崩等表现。而且病史已经有4-5年了,正常饮食的情况下,都无法稳定正常的电解质和酸碱平衡,稍有点风吹草动,比如拉肚子,都会引发大事故。许诺需要每天补充枸橼酸钾,而且需要根据尿量调整剂量,才能维持平衡。

  当时我一听这个情况,感觉是不是外出游玩吃坏东西,胃肠炎后又低钾了,但许诺已经喝了250ml的枸橼酸钾。当时她出院的时候一天才喝160ml,我感觉太多了,就让她不要再喝了,又仔细询问了一下吃饭情况,让他爱人要求机务人员检测一下血糖,是正常的,就让她要一点水或者橙汁,小口小口喝一点,并要求机务人员寻求机上医务人员帮助。

  我又联系了一下许诺的肾脏内科牟利军主治医师,把情况和他讨论了一下,最后定下来按照刚才的医嘱先观察。

  飞机上的wifi断断续续,通话经常断开,我就不停地打过去,询问她的病情变化。

  后来得知许诺的情绪很不好,觉得很难受,又呕吐,把喝进去的药、橙汁等全部吐完了。

  我问家属,家属说她心跳不快,但血压低,只有86/57mmHg,手脚很冷。我立马紧张起来。因为生命体征不稳定,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上吐下泻、低烧、血压低、脉搏弱,有休克的表现。

  万幸的是,同在KL882次航班上有另两位医务工作者,一名医生金杰和一名护士刘程,我与他们讨论后意见一致,患者现在生命体征不太稳定,胃肠道补液不可行,飞机的行程还有4-5个小时,患者这样的情况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,必须尽快寻求地面医务力量帮助,急需开放静脉通路,血气分析了解酸碱和电解质情况,而且肾脏受累严重,再拖下去很容易引起肾衰竭。

  我们就跟机长、副机长等机务人员不停地沟通,患者已经出现了“shock”表现,需要紧急就医,最终机长决定就近迫降莫斯科。

  听到迫降的消息,我就开始用英文写患者的病情变化,以方便患者就医。

  后来听到飞机上护士已经开放了静脉通路,输注了生理盐水,许诺情况稍有好转,感觉心就放下了一半。

  在等待迫降的时间里,我又用翻译软件把一些重要的词用俄语翻译了一遍。

  晚上11点,飞机降落在了莫斯科机场,许诺在机场医务室输液后救护车送到了医院。

  第二天凌晨接到消息,许诺目前病情稳定,我这才放下了另一半悬着的心。

  这真是个难忘的国庆日,我居然“迫降”了一架波音777……

  现在许诺已从莫斯科医院出院回国。

  10月16日下午,许诺到浙医二院滨江院区进行复查。

  来源:浙江新闻客户端

责任编辑:马骁潇

  原标题:乘客病情危急,浙江一医生“迫降”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

  据浙江新闻客户端10月16日报道:国庆节,浙医二院的一名医生“迫降”了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。原来,这位医生曾收治的一个有肾脏功能问题的患者在飞行途中犯病,手脚发麻、无力,4次拉肚子……而飞机行程还有4-5个小时。远在家中的医生与机务人员多次电话沟通,最终飞机就近迫降到了莫斯科,病人获得及时治疗。

  

  10月1日晚7点半,我正在家中享受难得的休息日,手机里突然跳出了一则语音通话。

  第一次语音请求后,随即发了一个文字消息“救命!紧急情况!”,我赶忙抓起手机,接通第二次语音请求。

  电话那头是一个刚刚出院的病人家属:“童医生,我们现在正在去欧洲的飞机上,许诺(化名)说又开始了手脚发麻、无力的症状,刚刚拉了4次,后来直接晕倒了!”

  “现在人醒过来了,但情绪很激动,说呼吸没力气,胸闷,刚刚有点低烧,已经把那包枸橼酸钾泡了500ml,喝了250ml。”

  想来,今年35岁的许诺,是我从急诊收治入院的。那天她躺在抢救室,低钾。

  经过检查,最终诊断她为风湿免疫系统疾病,干燥综合征,肾小管酸中毒。

  简单说就是因为风湿免疫系统出了问题,肾脏的平衡功能受到了影响。

  人体是一个稳定的系统,酸碱度、电解质和水份在一定的范围内保持稳定。肾脏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器官,许诺就是从尿液大量丢失钾、磷、尿酸、氢离子等,所以她呈现一个酸中毒、低钾、低磷、低尿酸、轻度尿崩等表现。而且病史已经有4-5年了,正常饮食的情况下,都无法稳定正常的电解质和酸碱平衡,稍有点风吹草动,比如拉肚子,都会引发大事故。许诺需要每天补充枸橼酸钾,而且需要根据尿量调整剂量,才能维持平衡。

  当时我一听这个情况,感觉是不是外出游玩吃坏东西,胃肠炎后又低钾了,但许诺已经喝了250ml的枸橼酸钾。当时她出院的时候一天才喝160ml,我感觉太多了,就让她不要再喝了,又仔细询问了一下吃饭情况,让他爱人要求机务人员检测一下血糖,是正常的,就让她要一点水或者橙汁,小口小口喝一点,并要求机务人员寻求机上医务人员帮助。

  我又联系了一下许诺的肾脏内科牟利军主治医师,把情况和他讨论了一下,最后定下来按照刚才的医嘱先观察。

  飞机上的wifi断断续续,通话经常断开,我就不停地打过去,询问她的病情变化。

  后来得知许诺的情绪很不好,觉得很难受,又呕吐,把喝进去的药、橙汁等全部吐完了。

  我问家属,家属说她心跳不快,但血压低,只有86/57mmHg,手脚很冷。我立马紧张起来。因为生命体征不稳定,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上吐下泻、低烧、血压低、脉搏弱,有休克的表现。

  万幸的是,同在KL882次航班上有另两位医务工作者,一名医生金杰和一名护士刘程,我与他们讨论后意见一致,患者现在生命体征不太稳定,胃肠道补液不可行,飞机的行程还有4-5个小时,患者这样的情况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,必须尽快寻求地面医务力量帮助,急需开放静脉通路,血气分析了解酸碱和电解质情况,而且肾脏受累严重,再拖下去很容易引起肾衰竭。

  我们就跟机长、副机长等机务人员不停地沟通,患者已经出现了“shock”表现,需要紧急就医,最终机长决定就近迫降莫斯科。

  听到迫降的消息,我就开始用英文写患者的病情变化,以方便患者就医。

  后来听到飞机上护士已经开放了静脉通路,输注了生理盐水,许诺情况稍有好转,感觉心就放下了一半。

  在等待迫降的时间里,我又用翻译软件把一些重要的词用俄语翻译了一遍。

  晚上11点,飞机降落在了莫斯科机场,许诺在机场医务室输液后救护车送到了医院。

  第二天凌晨接到消息,许诺目前病情稳定,我这才放下了另一半悬着的心。

  这真是个难忘的国庆日,我居然“迫降”了一架波音777……

  现在许诺已从莫斯科医院出院回国。

  10月16日下午,许诺到浙医二院滨江院区进行复查。

  来源:浙江新闻客户端

责任编辑:马骁潇

  原标题:乘客病情危急,浙江一医生“迫降”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

  据浙江新闻客户端10月16日报道:国庆节,浙医二院的一名医生“迫降”了一架飞往欧洲的飞机。原来,这位医生曾收治的一个有肾脏功能问题的患者在飞行途中犯病,手脚发麻、无力,4次拉肚子……而飞机行程还有4-5个小时。远在家中的医生与机务人员多次电话沟通,最终飞机就近迫降到了莫斯科,病人获得及时治疗。

  

  10月1日晚7点半,我正在家中享受难得的休息日,手机里突然跳出了一则语音通话。

  第一次语音请求后,随即发了一个文字消息“救命!紧急情况!”,我赶忙抓起手机,接通第二次语音请求。

  电话那头是一个刚刚出院的病人家属:“童医生,我们现在正在去欧洲的飞机上,许诺(化名)说又开始了手脚发麻、无力的症状,刚刚拉了4次,后来直接晕倒了!”

  “现在人醒过来了,但情绪很激动,说呼吸没力气,胸闷,刚刚有点低烧,已经把那包枸橼酸钾泡了500ml,喝了250ml。”

  想来,今年35岁的许诺,是我从急诊收治入院的。那天她躺在抢救室,低钾。

  经过检查,最终诊断她为风湿免疫系统疾病,干燥综合征,肾小管酸中毒。

  简单说就是因为风湿免疫系统出了问题,肾脏的平衡功能受到了影响。

  人体是一个稳定的系统,酸碱度、电解质和水份在一定的范围内保持稳定。肾脏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器官,许诺就是从尿液大量丢失钾、磷、尿酸、氢离子等,所以她呈现一个酸中毒、低钾、低磷、低尿酸、轻度尿崩等表现。而且病史已经有4-5年了,正常饮食的情况下,都无法稳定正常的电解质和酸碱平衡,稍有点风吹草动,比如拉肚子,都会引发大事故。许诺需要每天补充枸橼酸钾,而且需要根据尿量调整剂量,才能维持平衡。

  当时我一听这个情况,感觉是不是外出游玩吃坏东西,胃肠炎后又低钾了,但许诺已经喝了250ml的枸橼酸钾。当时她出院的时候一天才喝160ml,我感觉太多了,就让她不要再喝了,又仔细询问了一下吃饭情况,让他爱人要求机务人员检测一下血糖,是正常的,就让她要一点水或者橙汁,小口小口喝一点,并要求机务人员寻求机上医务人员帮助。

  我又联系了一下许诺的肾脏内科牟利军主治医师,把情况和他讨论了一下,最后定下来按照刚才的医嘱先观察。

  飞机上的wifi断断续续,通话经常断开,我就不停地打过去,询问她的病情变化。

  后来得知许诺的情绪很不好,觉得很难受,又呕吐,把喝进去的药、橙汁等全部吐完了。

  我问家属,家属说她心跳不快,但血压低,只有86/57mmHg,手脚很冷。我立马紧张起来。因为生命体征不稳定,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上吐下泻、低烧、血压低、脉搏弱,有休克的表现。

  万幸的是,同在KL882次航班上有另两位医务工作者,一名医生金杰和一名护士刘程,我与他们讨论后意见一致,患者现在生命体征不太稳定,胃肠道补液不可行,飞机的行程还有4-5个小时,患者这样的情况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,必须尽快寻求地面医务力量帮助,急需开放静脉通路,血气分析了解酸碱和电解质情况,而且肾脏受累严重,再拖下去很容易引起肾衰竭。

  我们就跟机长、副机长等机务人员不停地沟通,患者已经出现了“shock”表现,需要紧急就医,最终机长决定就近迫降莫斯科。

  听到迫降的消息,我就开始用英文写患者的病情变化,以方便患者就医。

  后来听到飞机上护士已经开放了静脉通路,输注了生理盐水,许诺情况稍有好转,感觉心就放下了一半。

  在等待迫降的时间里,我又用翻译软件把一些重要的词用俄语翻译了一遍。

  晚上11点,飞机降落在了莫斯科机场,许诺在机场医务室输液后救护车送到了医院。

  第二天凌晨接到消息,许诺目前病情稳定,我这才放下了另一半悬着的心。

  这真是个难忘的国庆日,我居然“迫降”了一架波音777……

  现在许诺已从莫斯科医院出院回国。

  10月16日下午,许诺到浙医二院滨江院区进行复查。

  来源:浙江新闻客户端

责任编辑:马骁潇

安徽多少个治疗癫痫的医院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